情感专区

浪漫的季节,心情驿站

30 9月 , 2019  

幸福花开有缠绵,何时待放显容颜。说句爱你好吟闲,是否秀气染平原。伴随男女美足联,华夏有喜数及闲。就让景色属唯颜,奉献自我赶集闲。浪漫四季解尘缘,书写平淡雅红颜。

慕容轩额头贴着创口贴,和知闲去到了最新开张的一家旋转餐厅。正好碰到了李修远,慕容轩询问了李修远的意见,便邀李修远同桌。席间李修远没怎么理知闲,恍若他不存在一样。知闲心里有点失落感,和李修远也不算是陌生了,为什却像第一次见面一样不搭理他。

编辑荐:
信手拈来,不须细读,不求甚解,都是闲,闲之美,美在意境,既能直抵内心深处真实的梦境,又是远水长天可望不可及的风景。所以,心有多美,文字就会有多美。清闲作赋,叹一声浮生如梦,千年轮回,只道是珍惜眼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慕容轩看出来知闲的心事,劝他说:“李修远,是这样的不是太熟的一般话很少。”慕容轩虽这样说,但他觉得奇怪李修远是个很有修养的,于社交这方也是游刃有余,为什么唯独对知闲这样冷淡,慕容轩突然心里有点自责,不会是因为知闲没有遵守承诺,所以李修远心里始终对他心存芥蒂。

闲即无聊者,此必俗人也。

     
由于昨晚上的事,知闲心又有些乱了。李修远可能还是因为那件事,对他任有些嫌隙。

世人皆忙,唯我独闲,今日说”闲”。

   
知闲有点坐立不安的,等着李修远的出现。一个小时过后,李修远的助理来告诉他,李修远有点忙碌可要多等一会。可知闲没想到他一等就是几个小时

闲是一种”停车坐爱枫林晚”的诗意。

   
等李修远忙绿完,已经是八点多了。李修远打算离开时,助理才告诉他知闲好在等他。

闲是一种”老去常斟花下酒”的享受。

      其实李修远不是不想见知闲,是他真的忘了。

闲是一种”隔篱呼取尽馀杯”的生活。

     
李修远去到等候室,和知闲谈完方案后,等李修把车开出来发现外面下着大雨,看见知闲冒着大雨在雨中行走便让知闲上了车。知闲本来有点犹豫,但雨确实很大就硬着头皮上了车。

闲是一种”笑而不答心自闲”的境界。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知闲只能和李修远尬聊着广告的事。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是闲。家住苍烟落照间,丝毫尘事不相关,是闲。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是闲。莫听穿竹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也是闲。

   
第二天知闲严重感冒,就和慕容轩请了假。慕容轩因为担心他带了一大包药去看知闲。因为知闲感冒得厉害,所以没有开点脑,李修远给他发信息他没有看见。李修远只能给慕容轩打电话说让知闲马NEE,把方案和拍摄确定下来。

鸟鸣春眠不觉,花落未扫犹在,是闲。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是闲。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是闲。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也是闲。

    慕容轩本来想拒绝,不料被知闲听到了。也不顾病情非得让慕容轩送他过去。

时有落花至,远逐流水香,是闲。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是闲。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也是闲。

   
李修远虽然看出了知闲精神状态有些不好,也担心他是不是感冒了。但倔强如知闲,他不想让李修远觉得他太矫情,硬撑着说没事。由于吃了感冒药,有点打瞌睡。这里就被李修远看出来了。好不容易听李修远说完,又说要带他去看拍摄场地。

看花紫陌,游遍芳丛,是闲。渔舟唱晚,雁阵南翔,是闲。雨点池塘,风翻荷叶,是闲。半榻清风,一盏午茶,也是闲。

   
出了办公室,李修远立马和他疏远了起来。两人在同一辆车上,李修远依然不怎么搭理他。今天李修远叫的司机开车,知闲在车睡着了,李修远做到了他面前把头掰到了他的肩上。等差不多到了场地,李修远看知闲还没有醒,就让司机绕了几圈。等知闲醒来时发现他靠着李修远睡着了,就觉得自己有点失态。

调素琴,阅金经,是闲。敲棋子,落灯花,是闲。登楚岫,渡秦淮,是闲。游阆苑,醉蓬莱,也是闲。信步是闲,悠然是闲,采菊是闲,种豆也是闲。闲不是懒,闲能醉人,亦能养人,闲者清,是一种优雅的姿态。闲者静,闲是一种别致的参禅。

   
场地正在搭建,李修远带他看了一圈,和他讨论一下怎么拍摄。走着走着上面一块木头掉了下来,知闲迅速把李修远推到了一边。木头砸了知闲的脚上。知闲依然强壮镇定,告诉李修远他没事。明明脚很痛,却强忍着疼痛,全力让自己看起来无大碍。

风花雪月是红尘之闲,琴棋书画是雅士之闲烹茶煮酒是常人之闲,往古来今是岁月之闲。

   
看完场地李修远告诉他,一个星期后进行拍摄。(慕容轩在他家看言情剧,电视里的一幕正好和他的那天的一样,慕容轩还调侃知闲,问他李修远是不是那样抱着他走的。这里稍微有点明白了自己心里的莫名悸动,知闲心里有点乱了,自己的取一直很正常,回到打开电脑有跳出来一个测试,测完知闲就更加乱。

闲,多想闲来无事的活着,不被碌碌红尘所牵绊,不被现实生活所劳累,不被功名利禄所迷失,不被匆匆岁月所催老,用这颗细腻柔软的诗心感知一切,邂逅一切,懂得一切,也珍惜一切……

   
众所周知,知闲属于工作狂一类的人。第二天感冒好得才不多了,非得要去工作。慕容轩硬把塞回了车里,把他送回了家。

闲如诗词,皆可醉人。

     
由于知闲母亲的病好了后,一直留着美国修养。所以知闲生病期间一直是慕容轩在照顾他。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杜甫之闲。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钱起之闲。

     
虽然在家里,但是心系着广告的事。那天看了场地后,知闲就在想要怎样才能拍摄出最好的效果,在家里也没有闲着。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周邦彦之闲。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陈与义之闲。

     
这期间知闲在外面遇见过了李修远一次,李修远见他脚上绑着绷带,就稍微关心了他一下。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道之闲。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张先之闲。

       
也不知为什么,李修远只是无意中问你一下他,知闲心里就说不出的高兴。就连慕容轩都忍不住笑他。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刘昚虚之闲。晚风吹行舟,花落入溪口。毋慕潜之闲。

     
星期一知闲去到了拍摄地,认识了一个叫叶熏的,是他本次拍摄的男演员。知闲注意到,如果注意去看走路姿势的话,会发现他的右腿有一点不灵活,但好像也不影响拍摄。叶熏的身上有着一中坚韧不拔的精神,而却知闲觉得他眼睛看起来很忧郁,总感觉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太多太多这样的浮生半日闲。信手拈来,不须细读,不求甚解,都是闲,闲之美,美在意境,既能直抵内心深处真实的梦境,又是远水长天可望不可及的风景。所以,心有多美,文字就会有多美。

     
知闲以为上次李修远也关心过他,也该不会在对他这么疏远,可没想到只是给他一支药膏。也没有在问他伤怎么样了。

系舟于光阴明灭的岸边,我用三月参差的柳线,垂钓过往沉淀的岁月,将心事的行囊解开,散入清风花草里,跌进缓缓流淌中,让淡淡的香气入袖,让记忆的芳尘沾衣,让温馨的画面盈怀,让喜极的感动哭泣。就这样在苍翠的年华里淡然心性,就这样在清凉的烟火里归属安宁。就这样在悠然的南山下种豆采菊。就这样在放鹿的青崖间云淡风轻。就这样与清欢的文字相依为命。如果可以,就把日子过成那首沉醉的如梦令,两个人,一叠韵,三仄晚回舟,一滩鸥鹭影,浮生,浮云,何必太过清醒。

   
中途休息的时候,知闲主动去找叶熏说话,说了不到两句,周处寒就过来了。主动帮叶熏捏腿,但叶熏好像又刻意在回避着周处寒。

难得糊涂,何必清醒,做个不管世俗的人,多好。

     
周处寒知闲知道他,是慕容轩的朋友。知闲突然觉得他对慕容轩好像一点都不了解,而且慕容轩的朋友好像都很神秘。知闲正想谢谢他,就看见李修远走了过来,但李修远任然没有和他说话,而是越过他和周处寒说话。

做个卷帘人。雨疏风骤,看看海棠,是否依旧!蹴罢秋千,倚门回首,再把青梅嗅。

      知闲心里就像绕上一层浓雾,久久散不开。

做个看花人。游遍芳丛,纤指拈香,可怜红瘦!落絮无声,花残蝶老,斟满送春酒。

   
到了中午吃饭时知闲看见李修远一直做在一旁没怎么动便拿了李修远的盒饭去给他。

做个痴情者。韶光易逝,青春还有,几个白昼!此去经年,千里相思,南国采红豆。

     
他刚喊了一声李总,就发现他的助理已经拿着盒饭放在了李修远的桌子上。知闲有些尴尬的看着李修远,不过李修远还是把他手的盒饭接了过来。

做个垂钓客。西塞山前,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桃花流水,春雪白头,柳絮满孤舟!

     
(写这几天忙碌,不断地穿梭片场,知闲的脚伤又有些反复,不小心又给歪到了。李修远把他扶了起来,到休息去给他贴膏药,然后知闲给了李修远一个小电风扇。片场很热。

做个荷锄翁。门前五柳,闲来采菊,有事西畴!青崖停云,带月荷锄,归来稚子侯。

     
广告本来拍摄得很顺利,叶熏的形象也和广告很符合,但叶熏是个新人。演技方面还不太成熟,虽然在知闲看了他没有问题。但其中的一个咖位比较大的女演员,对叶熏很不满意。但有些忌惮周处寒就把气撒在剧本身上,不停地找知闲的麻烦。后面李修远帮知闲解决这个麻烦。

闲来无事,端坐时光的尽头,倒影云朵边,绿杨芳草畔,一池杨柳风,一场茉莉雨,栽花种竹,垂纶诗家岁月,我等轻薄桃花,嬉笑着,打闹着,逐水而来……

     
广告播出后的一周知闲这才闲下来去看广告,知闲看着广告。(广告下雪。)想到了李修远,回忆起了李修远。心里又悸动不已。就在这时慕容轩给他来了电话。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慕容轩说一周的时间,产品卖出了一亿多件。New和NEE准备弄一个庆功宴,就在明天晚上让他准备一下,别在是衬衣牛仔裤就过去了。

     
知闲在宴会上又看见了叶熏,不知为什知闲觉得他很喜欢叶熏,就去和他闲聊了几句。

     
庆功宴上李修远迟迟未到,知闲有些失落。讲话结束就把自己藏到了角落里。

   
李修远过来找慕容轩和周处寒,依旧忽略知闲的存在。由于叶熏和他们不怎么熟,也不怎么爱说话,看见知闲离开了叶熏就去找知闲。叶熏问知闲是不是喜欢李修远,知闲心里感觉乱乱的,他确定他只是很崇拜李修远,真的只是喜欢他的作品。于是只闲一个劲的否认。

     
(周处寒给叶熏打电话)叶熏离开后,知闲给慕容轩发了微信,就离开了。李修远不理他,让他很郁闷。叶熏的话又让他心烦意乱。

     
知闲突然看见一只流浪猫,蜷缩在墙角边瑟瑟发抖,这么热的,小猫肯定是感冒了。他看小猫太瘦,去给小猫买了一点猫粮,给它吃了,就准备送它去宠物医院。但知闲不知道哪里有宠物医院,站在那里踟蹰时,看见李修远走了下来。就抱着小猫去问李修远知不知道哪里有宠物医院,李修远开着车带他去了。然后李修远送知闲回了家。

     
由于和李修远的合作很成功,不仅产品卖的很好,就连叶熏也一起红了起来。不过知闲当然知道这一切还要归功于NEE和李修远的知明度。但即使是这样,NEE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和知闲合作。

   
这个广告后,知闲没有什么理由在去NEE了,但为了能见到李修远,知闲接了NEE的单子。

    慕容轩又调侃知闲,为了见李修远,就这么将就自己。

      但是了,最近一个星期知闲都没有看见李修远心里有点失落。

      人都是焉嗒嗒的,知闲都喂着小猫,想李修远不会以后都不来公司吧。

    这时慕容轩来了:“想象力真富丰。”慕容轩抱着小猫就开始玩。

   
知闲和Ken正讨论着方案,李修远突然打断了他,说他的方案有问题。但是因为不是李修远的作品,知闲自然也自己的想法。知闲晚上回去想了一会,还是按照自己的来的。

 
“李修远。”知闲无意识的喊出了他的名字。李修远用余光看了看他便翻着他方案,把问题指出来了。

      知闲有些不同意李修远的说法,和他辩驳了几句。

   
知闲去到了NEE,看见李修远很早就来了。知闲给了李修远一瓶旺仔牛奶。中午知闲像Ken打听李修远平时去哪里吃饭,和李修远喜欢吃什么。知闲让Ken打电话给李修远,Ken就问他为什自己不打。知闲这才发现又忘记了和李修远交换点话,但李修远没有开口他也不敢很唐突的去问。

 
下午他和Ken再次说到了那个细节时,李修远依然说不应该那样,显得有点幼稚。Ken也没有做出回应好像也在犹如着。

   
回到公司,知闲就和慕容轩说了这个事。好像李修远每次都能在的设计里找出很多毛病,但这次他觉得李修远有点独断了。

   
等知闲说完,慕容轩打通了李修远的电话递给了他。让他自己和李修远说,知闲听到李修远的声音,耳朵瞬间烫了起来。久久不能说话。

     
“知闲。”李修远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这是李修远第一次叫他的名字,知闲心又乱了,着急着挂了电话。

慕容轩见状,调侃了知闲几句,还让他去追李修。然后知闲把李修远赶出了他的办公室,知闲看着电脑屏幕,心里全是李修远。又想到叶熏的话和慕容轩的话,知闲还是在心里否定,他只是仰慕李修远,怎么会喜欢他了。

    但却手不由心,的在电脑屏幕上打满了,我喜欢李修。

   
知闲把李修远的建议和自己的想法糅合了一下,在和Ken讨论到一半时李修远来了,知闲有点紧张。怕李修远又给他提出质疑,想到叶熏和慕容轩的话就更紧张。庆幸的是李修远对的方案还算是满意,只是让只想没有想到的是到最后,屏幕竟然出现了满屏的我喜欢李修远。知闲有些窘迫的去关电脑,却因为紧张怎么也关不掉。

     
等知闲慌忙的关掉时抬头发现李修远已经走了,Ken为了缓解尴尬就和他聊了明天的拍摄。

     
知闲回到公司把这件事和慕容轩说了过后,慕容轩直接笑趴下了。不过慕容轩笑过后,把上又正色道:“知闲你不会真的喜欢男的吧,我让你去追李修远是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慕容轩若有所思的道:“你欢谁都可以就是别喜欢李修远。”

   
知闲当时没有在意慕容轩的话,在NEE遇到李修远时知闲都很尴尬,尽量避免和李修远碰面。但李修远却好像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天过后知闲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李修远,他需要调整一下心态。所以就和Ken说方案推迟一段时间。知闲突然觉得了,他对李修远的仰慕之情好像有些过了。他以前是喜欢女生的,上初中的那会他还暗恋过一个女生,只是那时他还没张开,对那个女生表白是女生觉得他很丑就拒绝了。

       
知闲想不会因为那一次他就性向出了问题吧。这几他尽量不要去想李修远,电视里却有意无意的放着Love
of rose的广告,虽然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但满脑子都是李修远。

     
在外面偶然遇见李修远,他也躲着。知闲一狠心把小猫抱到外面去扔掉,结果抱着小猫在外面走着走着又走到了捡到小猫的放,知闲想把猫放在哪里就想离开,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李修远。

      李修远看见他抱着猫就问他,知闲又矢口否认只说抱着猫出来出来散步。

     
知闲刚窘迫的想要离开时,李修远叫住了他,说NEE要拍一个大型的广告,需要一个现场设计指导。李修远觉得他比较适合问他要不要去。

     
无论怎样知闲都没有勇气拒绝李修远,于是答应了,于是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知闲回到家里就给慕容轩打了电话,告诉他明天要和李修远出去。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